随着今年我省高考录取工作进入尾声,高考落榜生的困境与出路问题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有的考生是因为成绩不上线而落榜,有的则是因为没考上心仪的大学而主动选择落榜。无论是因何原因而落榜,毫无疑问,在他们面前的将是一段比很多人曲折的人生路。

  他们面临着什么样的困境?应该如何调整心态?可以选择的出路有哪些?记者一一展开采访。

  落榜生说

  除了复读不知道还可做什么

  据市教育局发布的2012年高考普通类考生入围人数统计表显示,今年我市普高类报考人数达27160人,其中第一批入围1552人,第二批入围9264人,第三批入围12763人。减去三批入围考生数,有3500多名普高类考生未能入围。尽管3B批次在征集志愿中,资格线比3B线有所下降,但仍有部分考生因高考成绩不理想而无缘各批次院校。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还有相当一部分落榜生是由于没考上心仪的大学而主动选择落榜。晓雯(化名)是棠下中学应届毕业生,今年高考成绩为理科376分。“考得不好,在几次模拟考中,我的成绩都在3A线以上。”晓雯告诉记者,这一成绩比3A院校征集志愿资格线低了4分,注定了她只能选择上3B院校或者落榜。

  今年暑期,晓雯参加了几场同学聚会,看到那些考上本科院校的同学,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和家人商量后,晓雯决定复读。她说:“我也不想复读,不想再经历一年高三的日子,但是除了复读,我不知还可做什么。”

  晓雯告诉记者,自从高考成绩公布后,她就一直在想可能的出路。

  上一所自己不喜欢的大学?不但心有不甘,以后的就业也没保障。

  出国留学?家里的经济不允许。

  出来工作?更是不靠谱,一没学历,二没技术,谁会请你呢。

  这样下来,似乎就只剩下复读一条路了。

  “我想到新会区的高中去复读,离开曾经失败过的地方,或许能重新开始。”晓雯的语气中透尽了无奈。

  过来人说

  1一边工作一边进修

  阿成(化名)2008年毕业于江门培英高中。当年高考前,阿成的父亲因患癌症不幸去世。之后,阿成一直沉浸在悲伤中,无法专心备考,成绩不断下滑。

  为了减轻压力和尽早工作,阿成从普高班转到了高职班,但高考成绩仍然只有不到300分,成了一名落榜生。

  毕业后,阿成来到市区一家电脑城卖电脑,也跟师傅学维修电脑。刚出来工作时,一个月只有几百元工资。不久,他到五邑大学报读了一个为期1年的广告培训班,周一至周五晚上,下班后就去上课,每次上课2.5小时。

  2009年5月,阿成到一家小型广告公司做广告设计,也在电脑城帮忙卖电脑。由于人够勤奋,又有了技术和经验,他的收入比刚毕业时高了很多,有时一个月能赚到3000元。

  后来,阿成听取了朋友的意见,参加了成人高考,并成功被五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的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录取,如今已是一名大专二年级学生了。

  “我是过来人,知道一边工作一边上夜校有多辛苦,但是只要熬过最初两年,以后就会好起来了。”阿成说。

  2复读一年再战高考

  开学后,小惠(化名)就是五邑大学汉语言文学师范专业的大四学生了。回想起当年复读的经历,她认为自己没有选错。

  2008年高考,在棠下中学政治班读书的小惠考了457分的成绩,被广东海洋大学专科商务英语专业录取。小惠说:“当时,父母和其他亲人都劝我去上学,认为复读风险很大,再读一年也不一定能考到好成绩。”不过,小惠坚信自己能发挥得更好,便到新会一中报名复读了。

  回想起复读的那一年,小惠坦言很辛苦:“本来压力就很大,尤其是看到别人进步比自己快的时候,内心就会很焦急。”面对自己并不稳定的成绩,小惠不断地鼓励自己:“你一定行的!”

  小惠认为,复读,补的是知识,考的是心理。许多同学并不是知识不过关,而是心理素质不行,经常被别人的情绪影响,这个时候自我调节是非常重要的。

  经过一年努力,2009年高考,小惠以559分的成绩被五邑大学录取。她说:“不是每位落榜生都适合复读,但是只要认准了,就应该坚持。”

  3出国留学也能学有所成

  6年前,阿斌(化名)毕业于江门一中,由于高考成绩不理想,便选择了出国留学。“记不清当年究竟考了多少分,有大学读,但不是自己想去的。”阿斌说。

  由于是高考成绩公布后才开始准备出国留学的事宜,因此时间很紧迫。阿斌的姑姑在悉尼定居多年,在姑姑的推荐下,阿斌很快就圈定了几所学校。接下来就是写申请书、培训、签证一大堆准备工作。阿斌说,那段时间真是忙得不亦乐乎。幸亏各项程序都进展得比较顺利,第二年春季,阿斌就开始了自己的留学生涯。

  阿斌告诉记者,留学生生活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因为身边有很多华人,生活上的事情大家互相帮一下就对付过去了。至于学习方面,阿斌认为国外的教育模式和方法与国内差异很大,高考成绩不好不代表在国外也学不好。只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学习真的需要勤奋。

  目前,阿斌已经大学毕业了,在悉尼一家贸易公司工作。他说,自己已经习惯了国外的生活,暂时没有回国工作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