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1:社会意识是社会存在的反映。社会存在(时代、地域等)变化,社会意识也必然或迟或早地发生变化。

  阐释:社会始终随着科学的进步而进步,尤其是当代,社会发展变化的速度更快,随着社会的进步,我们的社会意识也进步着。比如新《婚姻法》的颁布与实施,就是社会存在改变的结果。“安乐死”这样一种社会意识也正在被一些国家接受。对死囚由凌迟砍头到绞刑、枪毙再到文明的电椅或药物注射,也是社会存在改变了人的社会意识。随着改变,人类由野蛮走向文明,走向人文关怀。如果我们的思想跟不上时代列车的进程,那我们就只有被抛弃在时代后面的某一个站台上而不知去向。

  思想2:社会意识具有相对的独立性,有其自身发展规律,社会意识的发展变化与社会的发展变化不一定是同步的、一致的。社会意识有很强的历史继承性。

  阐释:社会存在变化了,并不等于旧有的社会意识就彻底消亡。事实上,社会意识的独立性很强,孔孟老庄的思想已经老得皓首皤皤了,但在两千多年后的今天,我们仍然可以感受到那眩目的思想光芒。社会意识的存在形式,宗教、哲学、学术等都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都有自己独特的历史。思想更多的时候像位老人,精神矍铄地守望着时代,守望着每一个追逐时代的漫游者,一方面随时间老去,一方面又是时代漫游者渴望回去的精神家园。我们完全相信,再过一千年,我们还是要回到苏格拉底、老子、孔子、释加牟尼、耶稣那儿去寻求智慧。

  思想3:社会意识的各种形式之间是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每一种形式都不是孤立存在的。

  阐释:宗教中蕴涵着哲学,哲学中透出诗意,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有满幅禅韵。《圣经》哪里单单是一部基督宗教的书,它分明是一部哲学大全,也分明是一部有着动人故事的文学书。《庄子》也是,既是哲学,又是诗。难怪德国诗人席勒说:“哲学的终点,往往是诗歌的起点。”当其中一种社会意识形式变化了,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尤其是哲学思想的进步,会牵涉很多社会意识形式的改变。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就给现代的艺术,无论小说、戏剧,也无论文学、美术都带来了空前的变化。逆推回去的文艺复兴时代又何尝不是这样?各种社会意识形式都在社会变革、思想变革中呈现出崭新的姿态。一时间大家辈出,观之如行山阴道上,风景各异,让人应接不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