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8日下午,在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结束后,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人民大会堂接受了媒体采访,对毒校服事件、农村撤点并校、异地高考等热点问题进行解答。有媒体问:“你怎么看待现行高考的地域不公平?”,袁部长表示,现行高考制度没有地域不公!他说:“原来的地域是有差别。但经过近10年努力,录取率已大体相当,最低的省已达67%。这就是说,100个孩子考试,有67个孩子可以录取,全国平均数是70%多。虽然还有一点距离,但已不像过去差那么多。”

袁部长还表示,去年,教育部拿出17万个指标,由东部大城市学校招西部学生。针对集中连片的14个特困地区680个县,专门拿出1万个指标让他们上一本高校。各地录取率基本上不会有太大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教育部部长袁贵仁。(资料图)

  全国人大代表、教育部部长袁贵仁。(资料图)

现行高考制度真的没有地域不公了吗?我们先来看两组数据:

数据一:2012年,北大在北京一共计划招录614人,而在河南、山东、四川、安徽、湖北、河北6省,计划招生的总人数仅为可怜的409人。这一年,北京市高考报名总人数为7.3万人,而上述6省报考总人数为332.13万人。

数据二:2011年,每万名考生中考入北大的比例,安徽为1.27,广东为1.4,贵州为1.48,河南为1.87,北京则高达52.5.也就是说,安徽每7826名考生中才有1人能上北大;北京每190名考生中就有1个可以上北大。北京学生考上北大的几率是安徽考生的41倍,是广东考生的37.5倍,是贵州考生的35.4倍,是河南考生的28倍。

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京沪户籍考生享受的高考特权就是北大、清华、人大、北航、北师大、北理工、中国农大、中央民大和复旦、同济、上交大、华东师大在京沪本地投放的招生计划远远多于全国其他地方。高考残酷竞争的背后隐藏着不可掩盖的巨大不公平!

既然事实胜于雄辩,那么,身为教育部部长的袁贵仁为何还坚称“现行高考制度没有地域不公”呢?其实,分析袁部长话里的意思,不难发现,袁部长是偷换了概念,他所说的高考制度没有地域不公,是指包括高职、专科和民办高校的高考的整体录取率。但媒体提问的本意不在此,而是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考生被一本,尤其是北大、清华等39所“985”国家重点大学录取的几率。

事实上,教育制度地域不公的话题已经讨论了很多年了,早在2009年,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杨东平做客人民网,在回答网友“高考的地域不公平,您认为应如何解决?”时,他说现在高考的不公平存在在几个方面:一个是地域之间的差异;一个是重点院校在各地招生的情况;一个是加分政策。

某网所做的关于“你认为现行高考制度公平吗?”的网络调查,681名参与者中658人投了反对票,理由是“高校招生偏向本地生源,重点院校在各省分布不均,同分不同命”,而认为公平的只有区区23人,不到投票总人数的4%。

对于教育不公的顽疾,身为教育部部长的袁贵仁不可能没有注意到,在两会上却矢口否认高考存在地域不公,是何道理?也难怪,袁部长若承认了高考地域不公,就意味着其工作的失责。在全社会着力构建公平正义的和谐社会的今天,教育部竟然纵然高考地域不公现象存在,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任何改革都需要经历“阵痛”,但愿袁部长能正视存在的问题,敢于打破特权和既得利益,敢于革除制度歧视,而不是一叶障目,一味为高考制度粉饰太平。

(高分网高考频道小编整理,本文只代表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