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大学教育学院院长徐小洲也认为,高中会产生应试教育的可能性,填鸭式教学有可能出现。“任何一种方案,都会产生各种各样的选择,其中包括你会采用什么样的方法去应对改革。”

  然而,徐小洲表示,这次改革的根本的目的是促进学生素质的全面发展,并不是要让学校做填鸭式的教育,“大导向是要推进素质教育,增进学生的自由发展、个性发展的空间,并不是说从此以后一门一门地对付考试。”

  “‘好经也会念歪’,要看哪个‘和尚’来念。”徐小洲称,学校要善于引导学生的个性发展,使他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和自由选择的空间。

  作为学校,浙江省春晖中学校长李培明也坦承改革过程中会遇到一些异化现象,比如高三下半年,大部分选考科目考完,选择高三4月份考试的人较少,大多学生就会将所有的精力放在语数英上面。

  “每天都上语数英,只有三门课程,倒来倒去的,反胃为止。”李培明表示。

  “填鸭式教学”问题并非杞人忧天。

  在江苏“2008年高考方案”中,统考科目只有语、数、外三门课,其他科目则为学业水平测试,分为选测科目与必测科目,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自由选择两门选测科目和四门必测科目。必测科目在高二下学期的4月举行,选测科目则与高考同时举行。

  江苏的这个方案与刚发布的浙江高考改革方案较为吻合。然而实施6年来,江苏的这个方案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异化”。

  据了解,当时江苏高二举行的四门必测科目考试几乎成了“小高考”,“小高考”使以往较为清闲的“副科”老师成了大忙人,一天要上6节课。有的学校还从其他年级抽调老师应急。可一旦“小高考”结束,四门必测科目便被弃置一边,教学转为主攻语数外和两门选测科目。

  但到了高三,又是另一个景观。由于在高二完成了学业测试,老师基本处于“下岗”状态。

  这让人不禁担忧,浙江是否也会出现类似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