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朱桂珍:良心雇主(朱桂珍,女,61岁,南京市民)

  今年61岁的朱桂珍是南京六合区东沟人。2002年她和丈夫一起到城里做生意。为了更好的照顾生病的公公,朱桂珍聘请赵守琴做保姆。可没想到,赵阿姨工作还不到一年,自己也病倒了,不但不能继续照顾老人,自己也需要人照顾。面对这种情况,朱桂珍不但没有辞退赵阿姨,反而照顾了保姆赵阿姨整整九年。

  2002年,为了帮助儿子还房贷,朱桂珍和丈夫一起进城卖水果。生意刚有起色,公公却病了,生活起居需要照顾。考虑到自己照顾公公的不便,朱桂珍聘请了赵守琴来照顾老人。赵守琴为人本分,照顾老人十分细心。可没想到,赵守琴工作不到一年,就中风了,病得比老人还严重。“她来我们家时好好的,现在不能动了,我不可能让她回去。我要养她老、送她终,人要讲良心。”为了良心,52岁的朱桂珍开始照顾保姆,一做就是整整9年!为了照顾两位老人,朱桂珍不再卖水果。一家人的生活就靠赵大爷每月2400多元的退休金,以及朱桂珍丈夫当保安每月1000多元的工资。生活虽然拮据,但朱桂珍还是尽量给老人舒适的生活。每天清晨,她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帮赵守琴穿衣服,伺候大小便、洗漱等。若是天气晴好,她还会将赵守琴推到楼下小广场,自己再去买菜、做饭。

  9、朱晓晖:最孝女儿(朱晓晖,女,黑龙江绥芬河市民)

  朱晓晖的父亲在2002年患弥漫性脑梗塞,从此瘫痪在床,失去了生活能力。为了更好的照顾父亲,朱晓晖辞掉了在报社的工作。为了给父亲治病,她不但卖了房还欠下一身债务。因为不堪重负,朱晓晖的丈夫带着孩子离开了她。朱氏父女在社区的车库里安了家,一住就是12年。

  朱晓晖曾是一位有才气的诗人,诗歌在全国获得过很多奖。父亲生病前,她喜爱读诗、写诗;而现在她看得更多的是医学护理和养生方面的书籍。老人患病后落下了瘫痪的毛病,腿脚不便,大小便也不能控制。朱晓晖几乎每天都要给他擦洗身体。在她的细心照料下,老人卧床12年都没有得过褥疮。但常年的操劳,使得才41岁的她早已满头白发。

  维持两人生活的唯一来源是老人每个月一千多元的养老保险。父亲治病的开销不能省,朱晓晖就只能去市场里捡人们不要的菜给父亲吃,自己则用咸菜就着米饭度日。虽然生活环境艰苦,但朱晓晖一直努力让父亲生活的更舒适些。老人因为心疼女儿,常常痛哭。

  除了每天照顾父亲的起居外,朱晓晖在周末还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给三四个“债主”的孩子补习。对于别人的帮助,朱晓晖感恩在心,她也在用自己的行动把爱和善意传递给更多人。

  10、朱敏才、孙丽娜:老骥伏枥(朱敏才,男,1942年生人,退休外交官;孙丽娜,女,退休高级教师)

  朱敏才曾是一名外交官,妻子孙丽娜曾是一名高级教师,退休后两人没有选择安逸的日子,而是奔赴贵州偏远山区支教。9年来,他们的足迹遍布贵州的望谟县、兴义市尖山苗寨、贵阳市孟关等地。2010年两夫妇扎根遵义县龙坪镇,继续他们的支教生涯。

  生在贵州黄平,长在贵阳的外交官朱敏才,得知家乡师资严重缺乏,退休后放弃在北京悠闲自在的生活,去山区义务支教。尽管已经古稀之年,但他们表示:“只要我们还能动,就希望在这里继续教下去,让山里娃也能和城里娃一样,能大声流利地说好英语、学好英语”。

  山区洗澡难、买菜难、乘车难、看病就医难,各方面都极不方便。卧室跟男厕所共用一面墙,夏天臭气熏天,孙丽娜晚上要戴着两个口罩才能睡觉。因为长时间在山区生活,加上高原强烈的紫外线照射,现在孙丽娜的右眼全部失明,左眼视力只剩下0.03,检查身体时还发现体内重金属超标。朱敏才也患有高血糖、高血脂、呼吸暂停综合征等危险疾病。但他们依然坚守岗位,带给孩子生动活泼的课堂氛围。

  他们义务执教不拿一份报酬,在省吃俭用资助贫困生的同时,还在积极为学校建电脑教室、修学生食堂四处联系争取支持和帮助。夫妇两在北京治病期间,仍心系山区的孩子,为他们捐来了20台电脑。孙丽娜还将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奖给她和丈夫的10万元奖金转赠给了学校,用于建电脑教室。在支教9年后,他们被中央电视台评为“最美乡村教师”。

  11、张纪清:大爱深沉(张纪清,74岁,江苏江阴市市民)

  2014年11月,在邮局突然晕倒的老人张纪清被送到医院。散落的汇款单暴露了他的秘密。人们发现,他就是江阴人寻找了27年的好心人炎黄。

  1987年,祝塘镇政府收到一笔1000元的捐款用于敬老院的建设,捐款人署名是“炎黄”。当时这笔捐款相当于一个人一年的工资。从此以后的27年间,无论是希望小学还是敬老院,或是地震灾区都曾收到过署名“炎黄”的捐款。27年间,江阴人一直在寻找“炎黄”这位好心人,当地甚至还建设了一个“炎黄陈列馆”。

  2014年11月,这位好心人“炎黄”终于现身了,他就是张纪清。张纪清出生贫苦,改革开放后成了镇上首个万元户。手里有了些钱他就开始捐款。之后,他又干回了老本行会计,拿的是死工资,可是捐款却没有中断。张纪清在家里明确表态,钱会用到别人最需要的地方,子女的钱自己去挣。现在张纪清每月只有500多元的收入,当教师的老伴还有些退休金,两口子一直生活俭朴,现在还住着过去的老房子,但是依旧捐款。

  张纪清坦言署名“炎黄”是不想让被帮助的人有负担,他说“我们做一点点小事情,就不能以恩人自居”。张纪清就是“炎黄”,这个秘密只有他的妻子知道,并一直支持着他。这份坚持27年的凡人善举成就了大爱,在这个冬天带给很多人温暖。

  12、陈春林:背父上学(陈春林,女,1997年出生,广西钟山县清塘镇人)

  陈春林1997年出生于广西钟山县清塘镇英家村。父亲、母亲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一家人虽然住在破旧的泥房里,但父亲的勤劳、母亲的贤惠让这个普通的农家日子过得有盼头。陈春林和比她小一岁的弟弟学习成绩在班里也名列前茅。

  天有不测风云。2006年,陈春林母亲突发脑溢血猝然离世,当时陈春林年仅9岁。2010年,陈春林姐弟俩相继考上初中,家里的经济压力骤然加大。父亲陈世日决定到广东打工挣钱。

  平静的日子还没有过多久,陈春林的父亲突发脑梗塞,偏瘫在病床难以动弹。面对医院里父亲的巨额医药费,姐弟俩不得不挥泪告别校园。休学的一年时间里,弟弟主动提出跟着村里人外出打工,陈春林则留下照顾住院的父亲。

  新学年开学,为了让陈春林及时回校复课,班主任徐宁和潘强老师帮助她在学校找到一间柴房,方便照顾父亲。每天清晨6点,她要照顾父亲起床洗漱,还要喂饭喂水,端屎端尿,搓背按摩,安顿好父亲后自己再赶到教室学习。中午、晚上也是如此。

  今年中考,陈春林以七科全A+的优异成绩考上广西示范性高中——贺州高级中学。陈春林在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决定再背上父亲,继续自己的高中求学生涯。陈春林的事迹被媒体报道后,社会各界纷纷伸出援手。贺州高中不仅免去陈春林的全部学杂费用,并给予一定的生活补贴,还腾出一个崭新的单间,让她和父亲同住,以方便她照料父亲。陈春林的弟弟也得到了进入贺州市高级技工学校学习的机会。

  13、张笋:女白求恩(张笋,42岁,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

  张笋,1972年出生于河北一个军人家庭。在加拿大攻读博士后毕业时,她谢绝导师的诚恳挽留,回到祖国从事国防医学事业。作为一名技术过硬的医学专家,她对待工作一丝不苟,把医学事业看得高于一切,在自己身患晚期癌症、生命垂危的情况下,依旧坚守在工作岗位上,展现了一名新时期白求恩传人的时代风采;作为一名当代革命军人,她两赴非洲大陆,用一流的技术、热忱的服务和过硬的作风赢得了世界喝彩。

  在张笋的案头压着这样一张字条:作为一名医生,技术很重要,但良心更重要。从医17年,张笋从不怠慢一名患者,从不放过一个疑点,没收过一次红包,没受过一次投诉,没出现一次差错,被广大患者称为“白求恩式的好军医”。

  张笋曾两赴非洲。赴利比里亚维和期间,她和战友们接诊患者无一死亡,医护人员无一感染,创造了中国维和史上多项第一。2007年,作为维和官兵的优秀代表,张笋受到了胡主席的接见。“和平天使—2009”中国—加蓬人道主义医疗联合救援行动期间,她和队员们共接诊18000多人次、手术300多例、健康宣教数千人,受到加蓬总统邦戈的高度赞誉,被当地群众称为“来自中国的白求恩”。

  2014年6月4日下午,张笋因患脑部胶质瘤医治无效,走完了42岁的人生旅程。根据她生前遗愿,她的部分器官已捐献给三个急需救助的患者。

  14、陇海大院:爱意满园(郑州市二七社区有个和谐的老院落,陇海大院)

  二七区陇海大院居民高新海,1976年在农场插队时,突患急性横贯性脊髓炎致高位截瘫,胸部以下完全失去知觉。随后,命运的打击接踵而来:1983年,家里的顶梁柱二哥因病去世;1987年,母亲患结肠癌;1997年,大哥患肺病;2005年,父亲患上老年痴呆;2008年,高新海的父母相继去世,留下高新海孤零零一人。

  当不幸开始笼罩这个家庭的时候,大院里的邻居们就纷纷伸出援助之手,一个自发形成的爱心群体自觉承担起照顾他的义务——洗澡、理发、上车下床……生病时,大家不分昼夜轮流在床前守候,至今38年从没间断。

  年夜饭到高新海家吃,这个传统有好多年了。高新海说:“不光是年夜饭,遇到世界杯、欧洲杯等大赛时,我家也是邻居们聚在一起看球的地方,其实,我知道,邻居们就是为了陪陪我,怕我寂寞,跟我说说话。”如今,高新海学会了骑电动三轮车,他用这辆三轮车免费接送社区赶着去办急事的人,谁着急上班,谁赶着去火车站,谁要去医院看病,高新海闻讯会立马赶到。

  陇海大院的故事在当地群众中反响强烈,2010年荣登中国文明网“中国好人榜”,荣获2008年河南“十大爱心集体”、2011郑州市“首届慈孝集体”、2012年“感动郑州”爱心集体,2013年该事迹被翻拍成电影《好好的活着》。